首页>护心>第五十二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二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雁回母亲的坟墓在村外的小山坡山,两人走上山坡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走到正午的位置了。

  气温有点热,但正是这样的时刻天空才蓝得极为澄澈,遍野开着小花。雁回深吸一口气,走上山坡,看见不知已多久没人扫过的孤坟,她沉默的站了很久,然后跪了下去,倒不像他人上坟时跪得那样正经。

  是她天生带着的一股散漫劲儿,不过分敬重,但也不失礼貌。

  “娘。”她往旁边一看,另一个墓碑立得歪歪倒倒的,全然没有她跪的这个这般正。她瞥嘴喊了一声,“酒鬼老头儿。”她磕了个头,“你们女儿回来看你们啦。”

  她手里拎着一壶在村里酒娘那儿买的酒,揭开盖儿,倒在了那个歪歪倒倒的墓碑前:“我懒,就不给你们拔这坟前草啦,回头反正还得长出来。”

  天曜闻言默了许久,终是忍不住开口嫌弃她道:“既然千里迢迢的来了,坟前草却为何都不肯清理下?”

  “娘去世的时候家里太穷,连副薄棺也没买得起,便过的草席下葬的。”雁回擦了擦墓碑上的字,“这些草万一是我娘养出来的怎么办。”

  天曜闻言一默。

  雁回娘去得早,其实并没有给雁回留下太多的回忆,但小时候坐在娘亲身边一边看她缝衣服一边听她哼歌谣的感觉雁回现在都还记得。

  自那以后便再也没谁这样温柔的守着护着雁回了。

  她爹自雁回娘走后,便成日酗酒,终日沉于醉梦之中,雁回便过得如同野孩子一样了。就算之后凌霄带她回了辰星山,但娘亲给她的温暖,依旧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

  在坟前坐了好一会儿,雁回拍拍屁股站了起来:“走吧。”

  天曜转头看她:“去哪儿?”

  雁回摸了摸兜里,里面有把钥匙正在叮当作响:“父母祭拜过了,当然是去拿前段时间拼了命才赚到的工钱啦。”

  枫崖镇其实里雁回的家乡其实还有点距离,但是御剑而行也不过半日路程。雁回心道反正第一次御剑也御也不在乎后面这二三四次了。只要天曜不再嘴贱的多问她什么话,她都可以装傻充愣的一直带着天曜,反正……

  他现在也不碍她什么事。

  御剑到枫崖镇已是傍晚,两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赶路住客栈,虽然他们谁都没来过这镇上,但是看着标志便轻车熟路的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两间房便住了进去。

  雁回本以为这会是安安静静,稳稳当当的一个好眠之夜。但那曾想睡到半夜,便耳尖的听到屋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

  像是一人在追一人在赶,路过了她这房顶一样。

  然后两人便在这房顶开始说起话来。

  按常理,她应该是听不清楚这些声音的,但她用天曜教她的那道心法在身体里一过,登时便将那屋顶之上窃窃私语的声音听进了耳朵里。

  “小世子,小世子,哎哟喂,您就跟我回去了吧,别在这中原找了,回头人没找到,将您搭进去了,我要该怎么去和七王爷交代啊!”

  “你随便交代两句就成,不找到小姑姑,我是不会回去的。”

  听这小孩的声音,雁回竟然诡异的觉得有几分耳熟。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上次便被辰星山的道士抓了,可算是吓死奴才了,好歹您没事哎,这都过了这么久了,你还没找到,便死心了吧,国主自然会派别人会去找的!”

  听到这话,雁回挑了挑眉,暂时醒了瞌睡,坐起身来,摆了个帅气的姿势倚墙靠着。

  “我不,我一定要找到小姑姑才回去。这镇上会有办法!”

  “哎呀我的小祖宗!你回来啊!大晚上的!要是有道士会被捉的!”

  两人脚步声踏过房顶,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远。

  雁回摸着下巴咂摸了一下刚才听到的话。

  怕被修道的人抓,那不是妖怪就是邪修,刚才又提到了国主、奴才和小世子,照这个推断,那妥妥的是妖族的人,而且或许还是九尾狐一族的人,毕竟邪修里面是没有这样的辈分的。

  小世子要去找姑姑,那他的姑姑便是……公主?

  青丘国的九尾狐公主。

  雁回恍然记起,先前在天香坊,那次凤千朔来救她和天曜,与凤铭谈条件的时候不就说了一句话吗——“青丘国丢了一个九尾狐公主。”

  看来,这确确实实有这么个事儿啊!

  这着实算得上是件大事了。但是和她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关系,雁回撇了撇嘴,打了个哈欠,又自顾自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过了早,雁回带着天曜便往小镇七绝堂的小银楼里走,她得先去领点银子,然后再琢磨一下该领着这块狗皮膏药去哪里晃悠。

  七绝堂的小银楼开在小镇最热闹的街上,正门门口站着两个魁梧的大汉,满脸严肃的守着,将要进门的人一个个拦下来问了一遍,雁回走过去的时候也没例外,两个大汉手一伸,将她拦住:“办什么事的?”

  雁回摸出兜里的钥匙:“我来领钱的。”

  俩壮汉见状,一愣,然后立即收了手,往后退了一步,躬身行礼:“属下失礼,大人请进。”

  一个钥匙便有这样作用,雁回心里暗爽,还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没这么多礼数,起来吧。”她往后看了天曜一眼,冲他得意的笑,像是在显摆自己的神气,天曜只是瞥了她一眼,并没有什么表情。

  这样的尊敬,以前他受得多了去了。

  这方天曜没捧着雁回,那方待雁回一进门,银楼的掌柜便扑着过来将雁回捧着了:“大人,大人这可是上面派来咱们这银楼视察工作的?”

  雁回摇头:“我就来拿点钱,回头就走。”

  “哎妥妥妥。”掌柜连声应了,“大人不如先去后院歇一会儿,小的这便给您拨点银钱出来。”

  雁回点头应了,便由着掌柜将她往后院领。

  刚走到后院,雁回便耳尖的听到了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十分气愤又悲伤的说:“哪儿都找不到消息,小姑姑一定是出事了!”

  “哎哟小祖宗,呸呸呸,你可别这样念。”

  雁回抬头一看,迎面走来一老一小两个人,两人都带着帽子,老人微微弯着腰,跟在仰首挺胸的小孩背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