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护心>第五十一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要说雁回如何拜凌霄为师这回事,其实已经是十来年前的事情了。

  对于一个人来说,十年已经是个相当遥远的距离,当年的事情雁回已经有许多都不再记得,但是遇见凌霄那一天,事无巨细,雁回都念念在心,至今不敢忘怀。

  她犹记得那年初夏,她是一个没有娘的野孩子,她那酒鬼爹每天在家里喝得烂醉,并不管雁回每天都在村里跑去哪儿野。

  那时的雁回觉得,日子大概就是这样浑浑噩噩的过的,等时候到了,她就像村里别的姐姐那样,找个人嫁了,又生几个孩子,带着孩子长大,然后看着孩子像她一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那时的雁回,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人生有一天会碰到一个叫凌霄的人。

  像是神祇一般高贵的存在,落在她平庸的生活里。

  当时凌霄本是带着子辰下山历练,追一恶妖至村口。那时雁回恰巧在这巨木边上与几个小孩玩耍。

  恶妖许是被逼到穷途末路的份上了,径直捉了其中的一个孩子,当场将其开膛破肚,取其心脏,生吞而下。所有的小孩都被这一幕惊呆。

  雁回小时虽经常见鬼,但对这样血腥的一幕仍旧没有抵抗力,当即哇的一声就吐了,恶妖食一小孩心根本不够,伸手又来旁边抓,一下便将最近的雁回抓在了手里。

  二话没说,手指在她胸膛之上便划开了一条口,鲜血滴滴答答落下,滴在巨木错杂的根上。

  雁回觉得自己要死了,那是她此生第一次这么直接的面临死亡,她看到自己身上似乎都有黑气在升腾,她吓得脸色卡白,心脏仿似已经停止了跳动,然而便在这时,冰霜从天而至,霜华术绽出光华。

  雁回看着恶妖的手被冰刃生生切断,而她落进一个带着清冷的怀抱当中。

  寒霜冻住她胸膛的伤口,片刻间她便被转交出去,落在了子辰怀里,但是那时凌霄的身影便如刀一样刻进了她的脑海里,从此再也印不进他人的影子。

  凌霄与恶妖缠斗,但那妖物却似并不怕受伤,不过便是那么片刻的时间,他那被凌霄斩断的手便径直在那伤口上又长了一只出来。

  “子辰,救那群小孩。”

  “是!师父!”

  子辰大声应了,将雁回放到地上,叮嘱她:“你尽量往后面跑远点,别过来。”说着他便往小孩那方跑去。

  那恶妖见状,要去阻拦子辰。凌霄目光一凛,手中长剑寒芒大作,仿似极寒冬天里的冰霜,渗着层层寒气,一剑挥下,光是寒气便立起了一道屏障将那恶妖阻拦在外。那妖怪便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子辰一手抱着一个,背上还看着一个,将那些小孩提着跑远了去。

  恶妖大怒,径直冲向凌霄。

  凌霄单手结印,拂袖一挥,恶妖如遭重击,径直被撞飞在巨木之上,巨大的力道让巨木也为之一抖,树叶飘落而下。恶妖摔在地上,晕乎乎的甩了甩脑袋。

  然而便在这时,旁边倏尔传来一个孩子尖锐的哭声。

  竟然是还有一个小孩躲在巨木旁边,这下恶妖摔的地方离孩子极近,小孩终是经不住吓,尖声哭了出来。他的哭喊引起了妖怪的注意,妖怪转手就往旁边爬去,眼瞅着是要像刚才那样将这孩子剖开取心生吃!

  凌霄眉头一蹙,身形一闪,眨眼之间便已落到妖怪身前,而他并没有直接面对妖怪,而是后背对着妖怪,伸手去将哭喊的孩子抱了起来。眼看着那妖怪尖锐的指甲便要划破凌霄的后背。

  子辰也忍不住惊声大呼:“师父!”

  凌霄眸光清冷,手中寒气一动,然而他却还没出手之际,倏尔自远处猛地击来一个火球,径直砸在恶妖的脑袋只上。

  恶妖仿似天生惧火,火焰在他脑袋上一点就着。它痛呼着往后一仰倒。头上的火混着血撞在了巨木之上。

  凌霄诧然转头,但见雁回一身是血的站了起来,手中结着他刚才不过结了一遍的印,有些茫然的看着他,然后又看了看那个妖怪。

  当时的雁回并不知道,凌霄用的法术是调动身体五行之力的法术,身体里有什么五行力,用出来的便是什么法术,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人人都有,每人都有自己的特质,然而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借五行力来使用法术的。有的人修一辈子的仙,也不能使周身起风,指尖凝霜。

  而雁回……不过看了凌霄结了一遍印,便能用五行力使出火系的法术……

  子辰在一旁看呆了眼:“这……这是……”

  可没有给他们更多惊讶的时间。

  那方的恶妖头上的火依旧在烧,它像是开始垂死挣扎一样,爬了起来胡乱攻击凌霄。凌霄敏锐的躲过,但他如今怀里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错误提交】【 推荐本书

热门小说推荐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